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与师母的真实故事
与师母的真实故事
我30岁,大学毕业后来到A市,通过公开招考进入一个监测站工作,这项工作枯燥乏味,需要经常到县里进行监测,而且是连续几天,出差便成了家常便饭
  工作几年后经领导介绍和现在的妻子结婚,并生了个儿子。老婆在一家大型企业上班,刚进公司,她们都要下基层实习,她的师父是一个40多的中年妇女。
  说是中年妇女,如果不看身份证还真不知道真实年龄,平时比较注重保养,身材很好。身高160,胸部不是很大,留头长发,下班后总是长发披肩,典型的南方女人形象。她老公也在同一个单位,女儿已上高中,平时住校,每月回来一次。
  听老婆说她们夫妻生活并不幸福,如果不是为了女儿早已离婚。她老公部队转业后进入她们公司,也没别的爱好就喜欢酗酒打牌。她女儿倒乖巧懂事,成绩非常好,在市重点高中读高二。
  因师徒关系,我们一家子经常到她家吃饭,平时称她师母,其实叫她大姐更为合适。每次去她家吃饭,师爹都会亲自下厨弄一桌好菜,陪他喝上几杯。一来二去关系越来越近了。
  去年11月,单位安排我和一个新进同事到县里进行为期3天的例行监测。
  每次下县监测都是安排住酒店,设备也就架设在酒店楼顶,我们的工作就是换下监测资料,记录并保存。没事就上网看电视打发时光。
  新进同事是本地人,正处在热恋期。那几天正和女友闹得不愉快,我说你乾脆回去算了,我一个人值班,反正也没什幺事,过几天你再来帮我拆卸设备,考勤我帮你打。他听了欣喜若狂,买了一条烟给我就跑了。
  下午午睡后醒来设置好监测资料,感觉一个人很无聊想下楼买点水果,返回酒店发现大厅有个熟悉的身影,不敢贸然开口叫出,走进一看原来是师母。简单聊几句后,她说身体不舒服给公司请了几天假,正好有空来见个朋友。
  见朋友?好像她老家也不是这个县的,怎幺会来这里见朋友,而且是酒店。
  看她一个人坐在大厅里也无聊,便邀请师母到我房里等她朋友。师母欣然答应了。
  南方的冬天来得比较晚,正好这几天又是低温天气,我把房间的空调温度设置得很高,我喜欢穿单衣的季节,尤其是在室内,不喜欢穿棉衣,厚重不方便。
  进了房间我便脱了棉衣,只穿了件针织衫。
  进入房间后我给师母泡了杯茶,洗了点水果,因为很熟悉也不拘谨,便聊开了。聊我的工作,聊我们两口子的生活,最多的是聊我们的儿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午6点,我们却浑然不觉。师母在这段时间里电话也没响过,但我看得出她很急着见她的那个朋友,但她朋友始终没有出现。
  天黑了,师母只好打朋友的手机,先是无人接听,后来乾脆提示已关机。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也不好多问,便邀请师母一起去酒店餐厅吃饭。晚饭过程中,师母不停拨打那个电话,一直关机未联系上。
  饭后回到房间,我只好贸然问师母,她朋友到底是谁,怎幺约好了却不来呢。
  她说那人是她的一个网友,交往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因她与师爹这几天吵架就跑来找他了,结果 那男的却避而不见,着实让她伤透了心。
  师母对我很坦白,她说师爹喜欢打牌酗酒,夫妻关系一直很不好,表面看起来两口子关系好,但在家里确实冷冰冰的,各睡各的床,各吃各的饭,谁也不搭理谁。日子一长,师母就上网聊天和这个男人好上了。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有家室,有儿女,但没工作,平时没少问师母要钱,但师母要的是那种感觉,根本不在乎那些钱。
  她问我,「小李,你知道40多岁的女人最想要什幺吗?」我说:「一个温暖的家。」她说:「对,但不完全正确。我们这个年纪的女人,不但要有个温暖的家,而且要有爱,性爱。30如狼,40如虎你不会没听过吧。」我点点头表示默许。
  她告诉我,她与师爹已有好多年没同床了,性爱就更不要提。师爹每晚回来都是醉醺醺的,看了就来气。
  她所说的我也听老婆提起过,也为她感到悲哀,40岁的女人,有谁不希望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一聊便聊到了晚上10点,我说:「师母,这幺晚了,你就别回去了,我去给你开间房,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市里。那男的不出来见你就算了,薄情寡义的没必要为此伤心。」她听了我的话,唰地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天生就怕女人哭,急忙去拿纸巾给她擦。
  刚擦了一行泪,她便紧紧的抱着我痛哭起来,我脑袋一下就懵了,呆呆的让她抱着不知所措。她紧紧抱着我,哭得稀里哗啦,这是让人心疼。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她问我:「小李,你觉得师母是个什幺样的人?」我说:「师母肯定是个温柔贤慧的好妻子,只是师爹不珍惜而已。」她又说:「我与那男的发生了关系,你觉得师母在你心中还是这样的形象吗?」「我 」一时无法回答。
  她见我一时无语便说:「师母其实要求很低,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活守寡的日子我无法忍受。我需要爱,我需要性,需要性你懂吗?」「我 」仍然不好怎幺回答,我害怕,我彷徨「今晚你能陪我吗?」她恳求道。
  这下彻底把我搞懵了,我不知道怎幺办,她紧紧抱着我,我的心脏拼命在跳,此时此景,让我无法抉择。
  「你是不是嫌弃师母?」她问。
  「不,不,我是觉得不合适,你是我师母啊。」我答道。
  「是你师母怎幺啦?我才比你大十几岁,何况是我主动的,又不是你主动提出来的,师母真的想要,想要个男人温暖我,这你都不能做到吗?你怕你老婆知道是吗?我不说,你不说,又在外地没熟人看到,你是正常出差,有什幺好怕的呢?」她几乎是恳求道。
  之前我对老婆是忠心不二,从来没在外面搭理过女人。今天碰到师母,遇到她的恳求,我不好拒绝,也无法拒绝。男人都是狼性的,何况是在这种环境里。
  她见我没有回答,她的手便慢慢滑向了我的下面,30岁的男人此刻早已是坚挺如铁柱。她的手隔着我的裤子在我小弟摸了又摸,慢慢地将最凑了过来。我这才发现,她的泪早已乾透,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你爱我吗?」师母问。
  「爱!」我直截了当的回答。
  她说:「今晚师母就是你的,让我们来好好享受性爱,让你感受40岁的母老虎的渴望,渴求。」说着,她一手拉开了我的拉链,舌头在我嘴中不停的翻滚,用力的吸着我的嘴,让我喘不过气来。
  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让我欲罢不能,尽情享受她给我带来的一切。
  「你为什幺这幺拘谨?不能放开点吗?」她见我不是很主动说道。
  「师母,我要如何迎合你呢?」
  「师母都是你的,你想怎幺玩都行,尽量放开吧,我的心肝宝贝!」师母说出此话近乎疯狂。
  她慢慢脱下了我的上衣,解开了我的皮带,唇从我嘴上移开,慢慢地吻向我的脖子,我的胸部。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从未有此类感觉,以前跟老婆做爱,都是我主动,她被动,今天的性爱方式让我彻底领悟了什幺叫性爱,和谐的性爱。
  之前我的手一直抱着她的腰,不敢越雷池半步,慢慢地我的手不自觉地伸进了她的上衣,滑向了她的乳房。她的呼吸也越发加大,当我的手触碰到她乳头那一刻,她颤抖了一下,呻吟了起来。
  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坚挺,不像是40多岁的感觉,乳头不大,硬硬的很舒服。
  「小李,帮我把衣服脱了好吗?」
  我俩相视而处,我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我的师母。
  她的脸,洁白而又光泽,皮肤没有皱纹,很有弹性,嘴很小,属于樱桃小嘴那种,很是性感。当我们眼对眼的那一刹那,我脸红了。
  「害羞了吗?」师母问道。
  「不,我感觉师母像是只有18岁的少女。」
  「你奉承我吗?我都45了,要是只要18岁该多好。」「不,师母,你真的只有18岁,皮肤如此好,平时保养得不错。」「你少耍嘴皮子,要是你师爹平时好好滋润我,我肯定更年轻,我认识那男人日子浅,我有4年没做过爱了。」「4年?那你怎幺过来的?像我老婆现在天天都想做。」我好诧异。
  「4年,自己解决呗,有什幺办法,又不能求人。黄瓜、玉米、茄子 这些你们想像过的东西我都用过。」「有没有真实感?」我好奇地问。
  「肯定没有真实感啦,左手摸右手的感觉,我只是想寻求那份快感而已。为此还得了妇科病。」「那男的技术好吗?能满足你吗?」
  「技术?满足不了,他是图我的钱,每次都要吃药,勉强维持,但有总比没有好吧,女人需要真实的性爱。」说着她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
  「小李,你喜欢口交吗?」
  「口交,喜欢,但我老婆从来不给我做,她嫌脏。」话刚未落音,我就感觉小弟被温暖的东西给包裹住了,好舒服。师母真在为我口,看她的样子,也很享受。
  我头一次介绍异性口交服务,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欲仙欲死,比活塞运动还要舒服。师母的舌头不停滴在我龟头上打转,一进一出都很有力道,而且感觉不到牙齿的存在。
  我抬起头看着她如痴如醉的样子,发出了兴奋的呻吟。
  「师母,不要了,我有感觉了。」
  「没关系,让师母用嘴帮你解决吧,不用管,射我嘴里。」射她嘴里,我从未有这样的体验。大脑皮层一阵收缩,千军万马一股脑地射向了她喉咙的深处。
  但她始终没有松口,全部都吞了下去,并用舌头将我的小弟舔扫得乾乾净净。
  从未有过的快感让我既兴奋又失望,失望的是射精如此快,没让她玩够。
  我坐起来,深深吻了她一下,慢慢地为她褪去衣服。
  11月份的南方有些冷,但她穿得不多,一件棉衣,一件针织衫,一件内衣。
  当我褪去她针织衫的那一刹那,发现她内衣是粉色的,是我最喜欢的颜色,目测她的双乳大概是34B,比我老婆的大一点,双乳被内衣勾勒得非常完美,深深的乳沟,洁白的乳房,没有赘肉感的腰部「喜欢吗?」她问我。
  「喜欢,我最喜欢粉色的内衣,师母你的乳房真美。」「都没完全脱掉,你怎幺知道我的乳房美呢?」「外形就能看出来,洁白,坚挺,而富有弹性,完全感觉不出是40岁的女人的乳房。」「你见过40岁女人的乳房?」她诧异地问道。
  「没,没,A片里看到的。」
  「小色鬼。」说完她把我的手搭在了她双乳上。
  她直直地站在我的面前,双峰就在我眼前,而我没有直接褪掉她的胸罩,而是去帮她脱牛仔裤。
  那条深蓝色的牛仔裤把她的双臀包裹得非常圆润,接触了几年,头一次发现她双臀有这幺美,腿比较细,没有赘肉感,证明她平时保养得非常好。
  当褪到只剩内衣裤时,我静静地欣赏了起来。
  「我漂亮吗?」师母问道。
  「漂亮,非常漂亮,原来师母保养得这幺好。」「我们家遗传的,我姐姐她们平时不怎幺保养,身材,皮肤都很好。」「叫天生丽质吧,哈哈。」我直夸道。
  「小色鬼,你真会说话。以后我就叫你小色鬼吧,你也别叫我师母了,怪难为情的,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叫我萍姐吧。」「萍姐?好啊,但在外人面前我还是叫你师母,毕竟你是我老婆的师父啊!
  萍姐,我想给你拍张照。」
  「不行,万一被人发现了怎幺办?」她回绝了。
  「就拍一张,拍完看看我就删掉,你亲自删掉总可以了吧。你是一件艺术品。」「艺术品?跟你们读了书的做爱就是感觉不一样,说话都很文雅,不像你师爹他们,上来就想干,没前戏,不懂一点情趣。」「你摆几个你自己认为最妩媚的姿势,让我拍几张吧。」「行。」她爽快地答应了,也许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也想试一试这种感觉。
  她认真地摆了几个姿势,让我随便拍。
  「你怎幺不全部都脱了我的衣服呢?」她疑惑地问道。
  「这样不是更美吗?欲速则不达,现在是我们两的空间,今晚你属于我,我属于你。」「小色鬼,拍完了没有,我帮你解决了,你总要帮我解决啊。萍姐我实在等不了啦。」看来40如虎的年龄确实没错,她一刻也不想多等。直接凑了过来,把我的脸贴在了她的小肚上。
  我迎合着她,双手抓着她丰满的双臀,舌尖在她小肚腩上不停的打转转。她扭动着腰,嘴里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我一直往上吻,褪掉了她的胸罩,两只可爱的小白兔显露在我眼前,乳头发黑,乳晕不是很大,双乳圆润而不是尖形那种,稍微有点下垂。我一手抓一只疯狂地吻了起来。
  「啊,啊 轻点,轻点,啊,啊 」
  我哪顾这幺多,疯狂地吻了起来,她的手也没闲着,不停的挑逗我的小弟,由于刚射过,还在不应期,小弟反应没那幺灵敏。
  专攻了一会她的双乳,我转战她的耳垂,舌尖不停的挑拨她的耳垂和脖子。
  「啊,舒服,舒服,好舒服,小色鬼,你的舌头真的厉害,爽死我了。」我边吻边褪掉她的内裤。顺势摸了一下她的内裤底,居然没有湿,上了年纪的女人都难湿吗?但我老婆只要稍微一挑逗,就会春水泛滥。
  当我褪去她内裤的一刹那,她张开了双腿,我停止了亲吻,看着她的酮体。
  她是我的第2个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的酮体。
  「师母,不,萍姐,你太美了。」我变吞口水,边说道。
  「你最喜欢萍姐哪个部位呢?」
  「我哪都喜欢,但还有个部位我没看到,被一片森林给遮挡了。」「森林?阴毛吧,你想看吗?」「想,不但想看,我还想吻,想干。」
  她顺势躺床上,张开了她的双腿,在一片茂密丛林中,我发现了一座粉色的金矿,红粉而又肥嫩。
  「想不到萍姐你的妹妹还是粉色的,好美。」
  「粉色的喜欢吗?」
  「喜欢,不是女人年纪大了,这里都会慢慢变黑吗,就像你的乳头一样。」「操的次数少了呗,肯定颜色就没那幺深啊,乳头是喂奶后形成的。小色鬼,你对这个还蛮有研究啊。」她笑道。
  我慢慢把脸凑了过去,没有异味,身体有股淡淡的香水味道,难道是她之前上洗手间有过准备,洗过了的吗?
  突然,她一把把我的头按到了她的跨下,嘴刚好对着她可爱的粉色阴唇。
  「啊 」
  她太猴急了,以为我不愿意为她口交,在家每次和老婆做爱我都会为她口交,而她却不给我做,多少让我有点失望。
  对于口交我还有点经验,不过对付老婆的那一套不知道能不能满足她。
  我双手抓着她的双峰,舌头不停挑逗她的大小阴唇,边挑逗,边吮吸,让她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但我始终没有去挑逗她的小豆豆,我知道对付这种上来年纪的女人,得一步步来,不能猴急。
  我不停挑逗吮吸和揉捏中,她的春水慢慢地流淌了出来,而我的小弟也慢慢地恢复了状态。小弟的复苏,让我越发疯狂,我如痴如醉地吮吸着她粉嫩的肥鲍,她的呻吟声也转变为了「嗯嗯啊啊」的叫床声。
  也许她看过日本的A片,叫床声有那种日本女人的味道,很是让人陶醉。
  附和着她的叫床声,我更加卖力地吮吸着,潺潺的暖流,一股股地从她阴道中流出来,她的屁屁一翘一翘地迎合着我的吮吸。
  我突然转向只吻她的菊花,她双腿一紧,屁股一翘,「啊 」地发出一大声叫喊。
  我明显感觉到她产生了快感。
  「不要,不要,脏。」
  我哪管她这幺多,从她的股沟到她的阴蒂不停地来回舔舐,这招彻底让她放开了叫喊。
  「啊,啊 好爽,小色鬼,你真厉害,啊,啊 从来没有人这幺为我弄过,啊,好舒服,啊 」她的屁股翘动频率越来越高,声音也越来越大,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不放。
  我感觉她的高潮要来了,对她的阴道发起了猛攻,舌头在她阴道里不停打转转,一只手不停滴挑逗她的阴蒂,水流明显加大了,我没有浪费她的一滴汁液全部都吞到了肚里,我大半张脸都沾满了她的爱液。
  「加油,使劲,不要停,不要停,加油,我爱死你了,爽死我了。」「啊 」随着她一声叫喊,她臀部猛地往上一翘,从阴道里喷出一股暖流,她高潮了。
  高潮后,她的手仍然没有松开我的头,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让我帮她打扫战场。和老婆做爱口交我都是帮我清理战场的,也许我有种病,说不出的病,我喜欢爱液的味道。
  清理完战场,我俩相拥而睡,她抱着我,我看到了她脸上洋溢着幸福感。
  「小色鬼,你真的厉害,我从来没有这幺做过,也从来没有过高潮,高潮的感觉是如此的美。你不知道和你师爹他们做爱,他们没有什幺前戏,让我很厌倦,更别提为我口交了。每次他们都草草收场,从开始到收场不超过10分钟,10分钟,我状态都没有进,怎幺会有性爱的感觉。你吮吸的阴道里的水没觉得不舒服吗?」「没有啊,每次我和老婆做爱都会口交,带动她的性慾,但她从来不给我口交,她有洁癖。」「口交对女人很重要,尤其是对我们上了年纪的女人,阴道敏感程度降低,没有前戏根本没有水流出来。不像年轻人,稍微挑逗下,下面就水汪汪的,随着年龄增大,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少了。小色鬼,我爱死你了。」她边说边玩弄着我的小弟。
  这女人真的厉害,感觉她还没玩够,还想玩,要不是我年轻力壮,早就缴械投降,不应期也会延长很多。
  「小李,你觉得师母风骚吗?」
  「萍姐,你怎幺会这幺问呢,每个人都希望有性爱,只是无法表达而已,当你和心爱的人赤身裸体在一起就完全要放开,不要被传统思想所禁锢,那样的性爱不完美,也不真实。」「对,现在我发现你们两夫妻感情好的原因了,性爱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我徒弟有你这样的老公真幸福。小色鬼你的小弟又不听话了,不停地抖动。」「还不是你萍姐的功劳,他想你的粉色小妹了,哈哈」「小色鬼 你想操萍姐吗,我感觉用操这个词更能激起我的性慾,你不介意吧?」「不介意,其实我早就想操你了,只是你不给我机会。」「怎幺不给你机会,机会就摆在这里,想不想操呢,我的妹妹好想你小弟操的。」我顺手一摸她的小妹,怎幺还是湿漉漉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萍姐,你好骚啊,我没挑逗你怎幺还在流水呢?」「人家自己弄的嘛,要是不弄,怎幺等得急嘛。」「好,让我操翻你,但我不戴套啊,戴套不舒服,没那个感觉。」「人家没让你戴套,来吧,我实在等不及了。」说完她一个翻身把我压身下,握着我的小弟插入了她的阴道。那感觉好爽,她的阴道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温暖而紧实。
  她在上面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那对小白兔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特别可爱,她还时不是时俯下身子让我吮吸她的乳头。一头散发在她一上一下的运动中飞舞着,她那淫荡的表情着实让人着迷。
  「啊,啊,啊 舒服吗?」
  「萍姐,舒服,没想到你技术这幺好。在哪里学的?」「小色鬼,秘密。」「嗯,啊,嗯,啊 萍姐累了,你来操我吧。」「萍姐你喜欢什幺姿势?」「什幺姿势都可以,求求你,快点。」
  我一把把她翻过来,以老汉推车的姿势迅速插入。
  「啊,爽死了,啊 快,快,快点操我,喔喔喔 」我一边卖力地抽插,一边拍着她丰满的双臀,「啪啪啪」的声音就有一首交响曲回荡在房内。
  「小色鬼,使劲,使劲操我,啊,顶到了,顶到了,啊 加油加油,宝贝。」「萍姐,你这只母老虎是不是今晚想把我吃了啊?」「你要是喂不饱我,我就把你吃了,啊 爽 啊,舒服,舒服,啊我叫声好听吗。」「好听,感觉像A片里的叫声。」
  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刚开始还用手支撑着身体,这会前半身完全爬在了床上。
  「啊 啊 啊 」
  「萍姐这个姿势舒服吧,我老婆最喜欢这个姿势了,要不我们换个玩法?」「怎幺玩?」我立马把小弟从她体内抽出,用嘴疯狂地吸吮着她的小妹。
  「啊 」她彻底趴在了床上。
  「怎幺又用嘴啊,啊,好舒服,爽死了 啊 」
  她的胯下早已泛滥成灾,爱液一股股地往外流,她的性慾真的很强,不知道这幺多年她和师爹没性爱怎幺过来的。
  我卖力地吮吸了一阵,将她翻过身来,发现她早已满头大汗,她有没动怎幺会这幺热?
  我紧紧地抱着她,小弟快速插入,采用九浅一深的姿势不停抽插着,并将刚吮吸完她的爱液全部退到了她口中,她一口就将它全部吞下。我俩下面疯狂抽插着,深吻着,她的呻吟声越来越低沉,也许是我堵住了她嘴巴的缘故。
  「嗯嗯嗯 啊啊啊 操我,干我,求你,快点,再快点。」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来了,我使劲吃奶的力气向终点冲刺,抽插频率明显加快了很多,她双手不停地揉着双乳,面色红润加深,呻吟近乎哀求。
  「快,快,快 我的小心肝,快,快,使劲,使劲操我 。」「萍姐,坚持住,我也要射了。」「射,我要,射我B里,快射我B里,我要 」
  听到她的哀求声,我小弟越发膨胀。
  「啊 」
  随着她一身叫喊,我的子嗣全部都射到了她身体里,她瘫软在床上,我俩同时到了高潮,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是我与老婆从未有过的快感。
  「萍姐,你会怀孕吗?」
  「放心,不会,我上环了。小色鬼,舒服吗?」「舒服,要是天天和你一起,命都要短几年,萍姐你太厉害了。」「不是我厉害,是你厉害小色鬼,我从未有过的高潮,今天和你在一起有了两次,很美妙。但我还想要怎幺办?」「还想要?萍姐,你今晚想索我的命啊?我小弟累了也要休息一会啊。」「比起你老婆,我们哪个更会做爱?」「这还要问,肯定是你啦,不过你作为我老婆的师父,这个怎幺不教她呢?」「你真的坏,这个都教,她会以为师父是什幺人啊,来,亲爱的,抱我一起去洗个澡吧。」说完,她深深吻了我一下,我抱着她走进了浴室。
  那晚我们又做了2次,被她弄得快到了精尽人亡的地步。
  30如狼,40如虎果真名不虚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