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酒店服务员阿美
酒店服务员阿美
初次发文,文笔不是很好,大家莫怪,将就着看吧。下面要分享是本人的初恋,虽然用的都是化名,描述方面经过了艺术加工,但却是真实经历的。虽然后来我们分手了,但到现在我还想着她,只是不知道她现在何方,失去了联系。写这篇文章,只是为了表达对她的思念
  07年4月份,经朋友介绍,我在东莞南城区一家星级酒店上班,因为宿舍离酒店比较远,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酒店有中巴专车接送。我就在酒店旁边租了个套房,一房一厅一个阳台一个卫生间兼浴室,除了一大一小两张空床外什么都没有,一切生活用品自备,每个月还要五百大洋。
  我在酒店的美容、足浴休闲中心做领班,上班时间为早班早上九点半到傍晚六点半;夜班傍晚六点到凌晨两点,每半个月换一次。毕竟是酒店,女孩子总是比其他地方多,休闲中心的服务员和按摩技师、美容师加起来多八九十个,其中广西的有十几个。
  10月底,我带的这个班新来了一个女服务员,叫阿美,来自广西桂林,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几的样子,脸小小的,看起来很干净,让人看起来感觉很舒服。她很开朗很爱笑,笑起来眼睛几乎咪成一条线,很可爱。
  休闲中心不时会来一些外国人士,由于我会一点点英语,这些女孩子要去为这些客人送茶水、点心的时候基本上都会请我帮忙,我又很好说话,所以跟这些同事关系都很不错。她们知道我在外面租房子后,夜班下班后阿美和也是来自广西的男同事徐军,女同事小燕、小珊经常到我那里去通宵打牌,天亮才回宿舍睡觉。渐渐的,我了解到阿美比我小六岁,有个男朋友在常平上班,她是经男友的表嫂介绍进这个部门的。由于男友管的很严,对她也不是很好,让她很难受,阿美和男友在12月初分手了……转眼就到年底了,天气也变得冷起来。这天凌晨下班后照例又去我那客厅打牌,五点多的时候阿美接了个电话,很快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并哭了。原来,这两个月以来,她前男友不停的骚扰她,还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难怪她上班时有时眼睛也是红红的。发生了这样的事,牌自然是打不下去了,不过当时天还是黑蒙蒙的,酒店要到七点才有车回宿舍。小燕就提议出去散步,就当是锻炼身体。阿美明显情绪不是很好,没什么兴趣,就说:「我不想去,你们去吧。我在龙哥这里玩一会电脑。」我呢,懒虫一条,更不会出去了。于是,就只剩下我和阿美两个人了。当时我也没有什么趁虚而入的念头。电脑被阿美占着,我也没进房间,就在客厅里电脑旁边的小床上睡了。
  或许是由于身边有个女孩子,睡不踏实,睡着睡着忽然就醒了,睁眼一看,才七点,天还没全亮。阿美呢,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我怕这样睡觉很辛苦。我就叫醒她:「阿美,要不你也到床上来睡?」也不知道是我平时人兽无害的表现给了她信心,还是迷迷糊糊的没清醒,她还真上来了,当然,衣服没脱。可能是由于情绪波动比较大,感觉疲倦吧,她很快就睡熟了。这下我反倒纠结了:到底是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这是一个问题。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没下手,时机不好。只是在她无意识靠过来时隔着衣服握着了她的大咪咪一下,我嗅着少女的幽香慢慢睡着了。
  下午我醒来的时候她正在用电脑看电影,被窝里全是她的味道,我忽然就对她动了心,觉得找她做女朋友也不错。她见我醒了,笑了笑,喊道:「龙哥,这么能睡。还不起来,快上班了。」从表面上我也看不出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便随口应了一句:「还早呢,你怎么起这么早。」经过这么一段,我和她之间变得微妙、暧昧起来。
  到酒店食堂吃饭上班的时候,小燕、小珊她们望着我们意味深长的笑了,不过也没说什么。从那时起,我下意识的追逐着阿美的身影,不自觉地找机会接近她。可能她也对我有好感,到了情人节那天,她终于成了我的女人,我的初恋女友。
  酒店春节期间也是不停业的,因为要上班,我们也就都没回家过年。08年2月14日,是农历正月初八,刚过完春节,喜气还十足。那天我们这个班上早班,恰好我轮休。当时也没什么计划,想着反正第二天不用上班,13号晚上就玩电脑玩了个通宵,等到阿美下班后一个人过来的时候我还在床上睡觉呢。为了玩电脑方便,我一般都是睡在客厅电脑旁边的小床上的。因为比较熟了,给她开了门后我就又钻回被窝去了。她就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和我聊天。她说小燕她们出去逛街去了,她不想去,又不想那么早回宿舍,就过来找我玩了。
  那天比较冷,聊着聊着,我对她说道:「阿美,你也坐上来吧,天这么冷。
  苍天作证,我当时真没什么歪念头。
  「不用了,我没事的。」
  「坐上来暖和一点,我不会动你的,你还不相信龙哥么?」听我这么一说,这次她就没坚持,就坐上来了,我把被子分给她一半,还好我当时买的是两米一宽的被子。接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忽然她问我:「龙哥,今天是情人节耶,有没有送花给女孩子啊?」「没有,你今天收到几朵玫瑰啊?」「一朵都没有。我长得这么丑,哪有人会送花给我。」「不是吧,那些男人这么没眼光?这么漂亮的女人都没花收,没天理了。」「龙哥别笑我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突然冲动了起来:「我觉得你很好啊,真的!阿美,你做我女朋友吧?」阿美显然没有心理准备,有点不知所措:「龙……龙哥……」「阿美,做我女朋友吧!」我脸色认真地看着她。
  「龙哥,你就不在意我的过去吗?」
  「阿美,没有更早的认识你,是我福分不够。但是我希望今后的日子里都能陪在你的身边,我会好好对你的!」这次她想了一会,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在我的再三请求下,她留了下来,再一次没回宿舍。
  关了灯,脱的只剩下内衣,我抱着她躺在床上,问了句:「可以吗?」她背对着我,没说话,只是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咪咪上,我知道她同意了,于是隔着乳罩摸着她的咪咪,她的咪咪很大,我不会算什么罩杯,只知道算是巨乳。摸了几分钟,觉得乳罩碍事,我就把手伸到乳罩下面去了。她嘴边逸出一声明显情动的娇喘。我把她的手来拉过来握住我那早已站起来的小弟弟上面。我继续向她的下半身进攻,她不断发出呻吟,很快我就忍不住了,飞快地脱去了自己的底裤,她也顺从地蜷起双腿让我褪下了她的内裤,不过乳罩我笨手笨脚的解了好久都没脱下来。最后还是阿美看不下去了自己动手解的。我把阿美翻转姿势仰卧,趴在她身上,把小弟弟对准她的阴道门口,用力捅啊捅啊,怎么也进不去,总是从阴唇边上滑过。于是我用左手扶住小弟弟,两只手指分开阴唇,结果小弟弟都挤疼了还是没进去。阿美又好气又好笑:「老公,你怎么这么笨呢?」最后还是她自己用双手把阴唇向两边分开,我扶住小弟弟用力一挺,这才进去了。才刚进去,敏感的龟头受到柔嫩阴道的刺激,结果马上泄了。我趴在阿美身上,一动也不想动。
  「老公,你射了?」
  「嗯……」尼玛,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的第一次就这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了!
  阿美抱着我,拍了拍我的背,没说什么。
  「老公,黏黏的好难受,我们去洗一洗……」过了一会,阿美用手指捅了捅我的胳膊。
  我吻了吻阿美的嘴:「好,一起洗。」
  我们裹着被单来到浴室,还好浴室在室内,不然非被冻死不可。打开,趁着热水器煮水的这会儿,我看着赤身裸体的阿美。灯下看美人,越看越醉人。阿美见我看过去,羞涩的捂着要害。只见两只乳房就像倒扣的海碗,白白的,又挺又翘,让我忍不住就想抓住狠狠的搓狠狠的揉。两个大白满头往下是腰部,阿美有点小肚腩,摸上去软软的,我也喜欢,我不喜欢太骨感、摸起来完全没有肉感的女人。小肚腩下面是一片黑森林,黑森林中有条令人销魂蚀骨的小沟,君不见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豪杰就毁在这条小沟中。阿美的屁股很大,而且很挺,不会下垂,从表面上实在看不出来她较小的体型有如此好的身材,捡到宝了!我不由得看痴了……「老公,水开了,我先洗。先帮我拿着头发,免得一会弄湿了。」阿美转身背对着我。
  「我帮你洗。」看着阿美的大屁股,我不由得心痒痒起来,左手拿着她的头发,右手沾了点沐浴露,就在她的屁股上来回游走。
  「唔……不要……老公……不要……」她摇摆着肥臀,娇喘着。
  我没理她,继续抚摸着她的屁股,不时捏一捏,看着它在手中不停变换着形状,小弟弟又硬了起来。右手越来越用力,拇指不时刮下菊花,中指则由股沟向前滑去,轻探蓬门。
  「老公,别捣乱。你这样我怎么洗嘛?」阿美陡然双腿用力,夹住我作怪的手,关掉花洒娇嗔道。
  「呵呵……」我抽出右手,放下左手的头发,从后面抱住她,双手扣住她那硕大的咪咪,喊着她的名字:「阿美……」「老公,怎么了?」「没什么,我只是高兴。我很高兴能遇见你。来,我帮你洗……」我学着电影上的镜头吻了吻她的耳朵,下身顺势向前挺了挺,让她的大腿和臀瓣夹住我的小弟弟。
  「老公……」阿美显然也是动情了。
  我心中欲火越烧越旺,呼吸开始变重,放开阿美的大咪咪,上半身向前压了压,阿美便默契的弯下腰,双手扶在坐势马桶盖上,那翘臀向上撅起。只见白白胖胖的两瓣屁股中间,一条粉红的小沟若隐若现,十分撩人。小沟及下方的黑森林沾满了露水,也不知道是热水还是刚分泌出来的甘露。我哪里还能忍得住?我扶着小弟弟对准那粉嫩的阴唇,双手搭着她的大腿,用力一挺下身,「叭……」的一声,小腹撞在肥臀上,借助灯光,加上之前的经验,进洞一次成功。顿时我只觉小弟弟被温暖滑腻包裹着,那感觉,全身一阵激灵,差点又一泄如注。
  还好刚发射不久,这次顶住了。
  「唔……」阿美的娇躯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我站在那里,享受着小弟弟在阴道内的快感。见我许久不动,阿美摇了摇屁股:「老公……」我开始用力抽插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操她!操她!狠狠操她……」好像插的越深越表明我爱她。阿美让我起了很强的征服欲望!
  「呀……老公……轻点……疼……慢点……哎呦……慢点……」阿美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发力,阴道里面甘露不是很多,还略显干涩,让她感到了不适,嘴里不由得呻吟起来。不过很快由于淫水的分泌,有了润滑,没有了干涩感,她开始愉悦起来:「唔……嗯……啊……啊……」虽然努力压抑着,但从嘴边逸出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响。
  急速的抽插很快就让我略显疲倦,于是我放慢了速度,把小弟弟狠狠一顶,停在阴道里面慢慢耸动,把阿美拉了起来,紧紧抱住她,让她的大腿和两瓣大屁股用力夹住小弟弟,双手则放在她硕大的咪咪上不停抓揉。阿美按住我的手,嘴里不停地发出细微的呻吟,把屁股用力的向后顶,以便让我的小弟弟能更加的深入……「感觉怎么样?」我吻了吻她的侧脸。
  「没什么感觉……」阿美把我的手按在双乳上,娇笑着说,不过用力向后顶的屁股明显暴露的她的口是心非。
  「好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紧搂住她,把小弟弟以斜向上的姿势慢慢往前抽插,沾满淫水的阴茎在抽插过程中还能受到阿美大腿及屁股腚的摩擦,别有一番快感。
  「咯咯……」阿美只是轻笑着不说话,却配合着我的动作不停把屁股前抽后顶,很快嘴里又发出了断断续续的细微呻吟:「嗯……老公……嗯……嗯……」阿美撩人的呻吟声,一波一波传来的快感很快让我感觉小弟弟简直硬爆了,再次压下阿美的上半身,我双手扶住她的腰,下身用力的耸动起来,每一次用力顶到阴道最深。「叭……叭……叭……」浴室里很快响起了小腹跟屁股撞击的声音和狂风暴雨般猛烈攻势下阿美渐渐高亢的、时有时无的呻吟。
  快速抽插了一百多次后我渐渐有了要喷射的感觉,于是更加用力的耸动小弟弟。陡然,我双手搭在阿美的大腿根部死死的向后拉,同时下身用力向前顶。无数生命精华势不可挡地向阴道深处灌注……精华喷发的这几秒中,我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仿佛魂儿出窍,在空中飘啊飘啊……阿美显然感受到了阴道深处这股滚烫的洪流,突然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身子一软。她这么一动,那因为射精变得无比敏感的龟头受到阴道的摩擦刺激,我顿时只觉得全身发软,酥到骨子里去了,再也站不住了,顺势压在阿美背上……冲凉的时候我还不停的以帮她擦背为名,上捏下摸,大吃豆腐,惹的阿美娇嗔不已。结果在浴室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煤气。
  悲哉,中国!你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有人认识这位美女吗?
  尝过禁果了,奔腾的欲望就像那脱缰的野马,拉也拉不住。每天都我欲求不满地要跟阿美做爱,阿美体内也不知道灌注了我多少精华。由于我不喜欢戴套,特地去网上找了安全期的计算方法,并有意识的学习一些性爱技巧,战斗持久力不断上升,从开始的十几分钟,二十分针,逐渐到后来一个半小时,经常整的阿美不断求饶。肆无忌惮的做爱,过多精华的喷发,很快让我感到脚软,这才让我有所收敛,开始注重做爱的品质而不是数量。
  可惜的是无论我怎么要求,哪怕是在她不方便的是百般挑逗她,阿美都不肯帮我口爆,连后门都不让碰,只肯让我用两只大咪咪之间深深的乳沟。(完)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以后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不顾一切把她留在身边绝不放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