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龙八部淫传 更新第2章
天龙八部淫传 更新第2章

第一章乱伦常,师徒宣淫乐融融
“杰儿,方才你这招‘跌扑步’使得老了,记住,此招乃是虚招,意在诱人全力前扑,攻你背门。比武中你若出此招时,须得留住后劲,以待转身反扑,方不会为敌所乘!”
  师娘在背后不断地提醒着我的剑招,明日就是“无量剑”五年一次的斗剑之日,作为“无量剑”西宗小一辈剑手中最强的一人,我被师娘安排比最重要的第四场,所以今日师娘还要在比武之前督促我练习一番。
  我自幼天赋聪颖,入“无量剑”虽晚,但武功的进展却快,两年功夫,同门师兄弟中竟已经无人是我的对手。师娘常说,若此次西宗能够入主剑湖宫,说不定我能够从剑湖玉壁上参详出剑仙的仙招!
  我的师娘是个道姑,姓辛,道号双清,是“无量剑”西宗掌门。“无量剑”
  自五代后唐年间在南诏无量山创派,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后来分为东西两宗,每隔五年两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获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五场斗剑,赢得三场者为胜。
  故老相传,在剑湖宫外的剑湖玉壁之上,时常可以看到一男一女两位剑仙的影子在上面比武,剑招之奇妙远超世间所有的剑术。是以东西两宗都将入主剑湖宫当作是第一等的大事。五年之中,败者固然极力钻研,以图在下届剑会中洗雪前耻,胜者也是丝毫不敢松懈。两年前师娘发现我这个习武奇才之后,便着力栽培,便是希望我能在今年的斗剑之中,为西宗赢得关键的一役。
  然而,师娘之所以如此的在我身上用心,除了我的前途无量之外,还有另外一层的原因,一层只有我和师娘两人知道的原因……
  这时我赌气的将剑一收,“不练了!谅东宗那些笨蛋的武功也高不到哪去!
  西宗的师兄中无人能在我手上走过十招,我便不信东宗真有三头六臂的高人!”
  师娘走了过来,拿出一方绢帕,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给我擦去满头的汗水,柔声说道:“杰儿,你千万不要大意,东宗掌门左子穆的武功远在为师之上,他教出的弟子,怕是真有武艺高超之辈,明日比剑,你要处处小心……”
  我嘻笑一声,拦腰抱住师娘,“比剑我是不怕的,就是怕明日要在剑湖宫中闷上一整天,那可就愁杀我也。师娘,不如现在我先让你舒爽一番,免得明日在剑湖宫只能对着你干吞口水如何?”
  师娘对我关怀备至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的胯下有着一条异于常人的硕大肉棒。这根坚硬的肉棒,自从师娘那一次在沐浴时被强行冲入的我插入她的体内之后,就再也一日都离不开它了。
  师娘今年四十一岁了,丈夫死后出家做了道姑,也有十五个年头了,十五年来清心寡欲,没想到却毁于自己的徒儿之手。
  老实说,师娘并非什幺绝色的美人,年轻时也只能算是中人之姿。步入中年之后,容貌更是不如当年,好在习武之人,全身的肌肉弹性不减,一对奶子尚算是丰满坚挺,否则实在引不起我的性趣。而我之所以染指师娘,深山练武的寂寞固然是原因之一,想从师娘身上套出她秘而不传的绝技才是主因。
  自从和师娘有了特殊关系,这一年半中,师娘对我是百依百顺。我相信“无量剑”西宗的绝技,师娘绝对是已经倾囊相授,再无半点藏私了。若不是想着进剑湖宫看那玉壁上的剑招,我早就要离开无量剑去江湖上淫乐一番了。
  不过刚才一番剧烈的舞剑,使得我体内积聚的欲火又升腾了起来。这时师娘就在身边,成熟的女性肉体散发着点点隐约的肉香,简直就是诱惑着我拿她的身体来解救欲火!我猛地抱住师娘之后,头迅速地压在了师娘的胸前,张开口来,用牙齿隔着道袍咬着师娘的丰乳。
  师娘“啊…”地惊叫一声,忙道,“杰儿……不要啊……明天你还要比……
  比剑,留……留多点精力在明……明天好不好……呜……呜……”
  师娘嘴里叫我留着精力,可是说到后来,她自己已经开始发出呻吟,身体剧烈地震荡,下身的两腿已经不自觉地打开了。
  我笑道:“精力嘛,徒儿多得是。这几天为了准备比武,师娘不让徒儿碰你的身子,想必师娘也是煎熬难耐吧?不如现在就让徒儿满足你一番如何?”
  辛双清默然不语,这几天为了比武大事,自己一直禁欲,但一年来被徒弟充分开发的成熟肉体,又怎能经得起长时间的约束?比武虽说重要,但是她绝对信得过自己这个徒儿的武功,就像他胯下那条迷人的肉棒那样的无人能敌!想到这里,辛双清已经熬不住体内滚烫的欲火,说道:“真是逆不过你这个冤家……好吧好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师娘随你处置就是。”
  我一笑不语,便粗暴地将师娘身上的道袍从下身处撕开,师娘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徒儿总喜欢如此粗暴地奸淫自己,搞得自己几乎每次和他欢好之后都要重新换上新的道袍。那一次她索性一次定做了三十件道袍,弄得那做袍的师父大为好奇,事后想想常常令她羞不自禁。但是每次徒儿要奸淫她的时候,她都无从拒绝,多年的清修毫无用处,只得任他为所欲为。
  我撕开师娘的道袍之后,手便直接向她的私处探去,却发现师娘的下身处还穿着一条亵裤。我脸色一沉:“师娘,这是怎幺回事?!”
  原来这一年来,由于我和师娘时常都有交欢,有时甚至一日数次,为了方便我有需要时便能插入,我已经命令她平时下身里面不得再穿有亵裤,师娘虽然怕羞人,但是为了让我满意还是接受了这种做法,没想到今天竟然还穿着。
  师娘见我生气,忙道:“杰儿,这两天比武日近,我想让你专心准备,就没想要和你……所以穿上这条亵裤,你不喜欢,师娘马上除去好不好?”
  我转容一笑:“既然如此,师娘,按照我们的规矩,不听我命令要受什幺惩处,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了……”
  辛双清闻言,只得叹了口气,慢慢地转过身子,成狗趴式地趴在地上,丰臀高高地翘起,然后回头望着我,“好徒儿,师娘等着你的惩罚呢……”
  我走上前去,将师娘下身还残留的道袍撕去丢在地上,然后拉下来亵裤,这时双清那雪腻玉穴上的浓密乌黑的阴毛都已湿透,分贴再两边腿根上,露出了那个浓艳淫糜的玉洞来。但我现在却不是要玩弄这个小穴,因为师娘的小穴被我开发了几次之后,再加上人到中年的缘故,已经没有多少弹性,难以刺激到我身经百战的肉棒了。所以现在我给师娘的惩罚就是,要她用她的后庭菊穴来满足我…
  此时我们身在师娘房后的小练武场上,幕天席地,午后猛烈的阳光照在师娘高高翘起的丰臀之上,湿润的淫水在阳光下反射着淫靡的光芒。这一切都刺激着我激动的神经。
  我扶着跨下的坚硬的大肉棒走上前去,硕大的红色龟头抵在了师娘的粉臀那美妙的菊花蕾上,师娘的口中已经忍不住地呻吟着,我开始让肉棒一点点地往师娘的菊穴深处进发,随着肉棒的逐步深入,师娘尚称得上俊俏的脸上显现出了销魂蚀骨的媚人神态。
  “好……好难过啊……慢……轻一点……”
  慢慢地,我将自己炽热的肉棒全部深入了师娘辛双清的后庭,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玩师娘的后庭花蕾了,但是与以前一样,菊花蕾中那种强烈的紧缩感,肌肉的揉动都让我感到销魂无比。师娘的口中开始了无规律的浪叫,我心想好在此地远离其他弟子的居处,不然怕是早已惊动其他人了。
  既然肉棒已经全根尽入,我当然也就不再客气,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肉棒可以更加方便的前后运动,便开始抽插了起来。尽管不是初次开垦,但是开垦后庭还是远难于在肉穴中运动,我不得不小心地慢慢运动着。
  “啊……呜……快一点……不要停……”
  师娘的口中发出销魂之极的娇声叫唤,让我不自觉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师娘也随着我的加速而开始更加的发浪,腰肌扭动得如蟒蛇般激烈。我不得不两手抓住师娘的双乳,稳住了她的身形,然后才继续抽送,好让师娘进入最高的天堂……
  谁能想到,一个年过四十的清修道姑,云南武林知名的女剑客,“无量剑”
  西宗的掌门人,平素一向严肃,从不假人辞色的辛双清,此刻会比窑子里的妓女还不如,象狗一般的趴在地上,高抬着屁股让自己的徒儿肆意的玩弄屁眼?
  “喔…喔…喔…喔…啊…啊…啊…好…舒服…啊…好…棒…啊…我…好…快活…快…快…用力…用力…让…我…丢…让…我…死…唔…唔…喔…喔…喔……
  对…对…继…续…继续…喔…喔…喔…喔…喔…我…要…丢…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要…丢…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旦抛开了平素展现在他人面前的面孔,辛双清在她心爱的弟子面前,显得格外的骚浪,也许她的本性并非如此,否则又怎能忍住丈夫死后十几年的寂寞?
  可是在这个似乎是上天派来带给她床第之间的快感的男人面前,辛双清无可避免地被驯化成一个淫荡的女人,一个谁也意料不到的女人。
  这时我看看火候已到,便将肉棒从师娘的菊穴之中拔出,师娘早知道我的意图,乖巧的转过身来,跪在地上捧起我还带着她菊穴余温的肉棒,毫不犹豫地吞到自己口中!这是我在和师娘无数次的交欢后教会她的一招。开始她死活不肯,但是最后在我以离开相要挟之下,还是勉强答应了,记得第一回舔肉棒的时候师娘差点吐了出来,但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现在的师娘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这个要求。我也从中得到了不少的满足感,此刻师娘跪在我的面前,头上尚未除去的道冠似乎提醒着我她的身份,这让我感到更加的兴奋莫名。
  我抓紧她的头发,让肉棒死命地尽根而入。师娘的脸形属于娇小形,浅浅的嘴难以容纳我粗长的肉棒,不由得秀眉紧蹙,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
  的声音。以前我有好几次想用肉棒直接插入师娘的喉道深处,但是每次只要稍一进入,师娘就会忍不住咳得无法承受,我也就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师娘不停地用舌头四周舔弄我的肉棒,很快肉棒的四周便变得异常的湿润,我知道这是她为我下一步的淫穴之旅在做着准备。其实这时她下体的桃源洞早已经是泛滥成灾,何须再去润滑我的肉棒?不过我见师娘如此的渴求,心想也是时候彻底满足她了。便示意师娘停止舔弄。
  师娘听话地停下了动作,呆在那里等我下一步的指示。我叫她站起身来,然后跃到我的身上,双腿环抱着我的腰。这对轻功不错的师娘来说自然不是什幺难事。师娘已经知道我要怎幺玩了,这一招对她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于是她便依言扑到我的身上,两腿大开,紧扣住我的腰肌。
  我用手握住肉棒,对准师娘的淫穴,“扑”的一声便插了进入,同时配合肉棒上顶的动作,将师娘的身躯重重的往下一挫,肉棒便猛地一下冲到了师娘的花芯处!尽管师娘已是早有准备,但是这一下还是让她经受不住,“啊……”的一声惨叫,嘴里的淫叫声更是惊天动地。
  我就这样一下一下有韵律的让师娘的身躯上下的抖动,同时抱着她在小练武场四周走动,这一来可让师娘爽上了天堂。只听见她呐喊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眼中也开始翻起白眼,这正是她极度高潮的表现。
  可是相对于师娘而言,我就实在难以满足了,师娘小穴中的软肉已经失去了弹性,被充分开发的阴道显得过于松弛,这让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可是也没有办法,只得将就一下,只求让师娘满意就是。
  终于,在活动了大半个时辰之后,师娘已经被连续的高潮刺激到了昏迷的边缘,我掌握时机,在师娘的淫穴喷出最后一股阴精的时候,松开自己的精关,让精液配合着师娘的射出直喷到她花芯深处。师娘发出最后一声销魂的呐喊之后终于晕了过去,我将她抱到房中,帮她盖好被子,便走了出来。
  明天,就是东西宗比武的日子了。


[ 此贴被那年风过在2020-04-14 21:35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