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红杏出墙的妈妈-真实的生活
红杏出墙的妈妈-真实的生活

注册1024好几个年头,一直没有发表什幺贴子,前几天突然有想提升威望的想法,就把之前收藏的一些小说拿出来发表,没想到短短两天就有榴友留言,讲述了这个故事…… 
他们家一家三口,老爸刘富贵,跑大货车(长途的那种);老妈周海媚,在事业单位上班后下岗从事保险业务员,主人公-刘雪,独生女,在市中学读初一。
周海媚身高1.5米,奶子却有C,加上皮肤雪白,总体80分以上。海媚今年刚满30,到了如狼的年纪,加上平时欲望就比普通人强一些。每次老刘跑车回来,海媚都会把老刘榨的干干净净。
跑大货的老刘,长期久坐,本身前列腺就有问题,那方面多多少少有点力不从心。加上那会国道旁边经常有那种大货车加水点,里面就有失足妇女服务,老刘也在自己固定的换脚点发展了个姘头,本身剩余的粮食就不多,海媚欲望又强,往往得不到满足
这种事情,一次、二次可以,慢慢的夫妻感情就淡了下来,后面发展到老刘每次跑完车回来,在家睡一觉,看看刘雪,留点钱给海媚就又出去了
海媚她在的那个事业单位平时事情比较清闲,没事就和自己家楼上岚姐一起翘班打打麻将,小地方这种事情单位也不会太管。最开始牌友基本上都是单位或者小区的,相对固定,生活也还平淡。
但没想几年房地产火热,搞房地产开发的小老板,小包工头也多了起来。岚姐在他们那一片算个小有名气的交际花了,没多久就搭上了一批这种包工头老板,其中包括老郑和老洪。通过岚姐的引荐,后来海媚和他们也相互认识了,没事就经常在一起打牌。
 有次,刘雪的零花钱没有了,海媚又没在家,她就去海媚打牌的地方要钱。岚姐和老郑、老洪他们以前是小茶楼打的,后面就在岚姐家买了台麻将机,在家里打,为了排除烟味,平时打麻将就开着门。
刚上楼,刘雪隐约就听到嗯,,嗯,,的呻吟声,刘雪有些紧张,走进窗户悄悄伸头,
此时看见妈妈海媚叉开腿坐在沙发上,那个老郑跪下地上趴在她胯下正在努力的为她口交,舔的啧啧啧啾啾啾的作响;老洪在另一个凳子上,也趴在岚姐胯下口交。
海媚眯着眼睛呻吟着:“……你知不知道……你的舌头好厉害……爽死了……啊……啊……”
老郑看着她淫水泛滥的小骚屄:“我还有更厉害的呢!”
  说着他起身解开裤子,掏出早已坚硬无比的大鸡巴。
  海媚看着这跟比老刘大得多的鸡巴,吞了一口口水:“下次吧,我女儿快要放学了。”
  老郑指着肿胀的下体到:“那我怎幺办?”,老洪抬头一笑,解开腰带,狠狠的插进了岚姐的骚穴里面
岚姐,一个劲的浪叫了起来
海媚也舍不得:“我帮你吃几下,下次让你干个够好吗?”
  说完她握着老郑的鸡巴含入嘴里滋溜滋溜的吮吸起来。
  吸了几分钟她松开鸡巴:“好了,刘雪马上就要到家了,我要下去了。”
  老郑此时箭在弦上,哪里能忍,把她翻过身让她跪在沙发上,高翘着屁股扶着沙发背趴好:“不管了,让你女儿看看她妈妈有多骚,说不定将来她也能成个小骚货。”说完大鸡巴插入她的小骚屄飞快抽插起来。
  老刘鸡巴尺寸一般,耐力也一般,加上半年多的冷战,也没法享受滋润,此时被男人大鸡巴一插入,久旱逢甘霖,早已不会拒绝,扭动屁股迎接男人的操弄,喘息娇吟着。
  “啊……好厉害……鸡巴真粗……日死我……啊……啊……好舒服……啊……啊……好久没尝过这幺粗的鸡巴了……用力干我……操我……小骚屄好爽……啊……啊……”
  旁边的老洪和岚姐,好像也受到了刺激,干的更卖力了,呻吟声此起彼伏。
老郑听她叫的骚浪,鸡巴抽插的更加有力,伸手脱去她的奶罩,一把握住她胸前一对C杯大奶揉搓着:“你女儿漂亮吗?奶子大吗?骚不骚?”
  海媚浪叫着:“怎幺想操她啊,她是我女儿,才中学呢,B罩杯呢,也比我漂亮多啦,将来说不定比我还骚吧。”
  老郑用力挺动鸡巴,把海媚的小骚屄咕叽咕叽作响:“老洪,一会换下,这个小骚货好紧,轮着玩!”
此时,老洪一振嘶哑,拔出鸡巴,射在了岚姐雪白的屁股上
  海媚被老郑操的舒畅,淫水飞溅爱液横流,她扭头和他接吻,吮吸彼此舌头松开后道:“你有把握同时满足两个女人吗?”
  老郑喘息着:“那当然,一定会让你们两个小骚货都满足的!”
  他将海媚的双腿往她上半身压,拿起岚姐扔过来的靠枕,垫在海媚屁股底下,让她小骚屄高高隆起,他蹲下去对着小屄舔了起来,卖弄他的口交技术。
此时,老洪抽着跟烟进了卫生间,岚姐走到了老郑他们旁边,摸着海媚的奶子
  海媚当着被另一个女人摸着奶子也很刺激,不由大声呻吟起来:“啊……啊……亲爱的……来日我吧……我想要……要你的大鸡巴……日我……操我……”
  老郑听了得意的晃着坚挺的大鸡巴,对着海媚的小骚屄洞口一阵研磨,在她祈求中才慢慢插入她的小骚屄中。
  海媚一来被男人操的舒服,二来也想快点彼此泄身,不要让岚姐等的太久,她放出手段,双腿加紧老郑的腰,屁股挺动扭动,拉着老郑的手揉搓大奶子,嘴里肆无忌惮的浪叫着:“啊……啊……好舒服……啊……啊……操死我……亲爱的……大鸡巴哥哥……日死我……哥哥鸡巴好大……好会操屄啊……大鸡巴日我……操我……”
  老郑咬牙切齿的努力挺动着:“小骚货,哥哥鸡巴大吗?操得你舒服吗?”大鸡巴在海媚湿滑的屄中飞快的抽插着,眼神却在挑衅勾搭岚姐。
岚姐心领神会一样,站到了沙发上,把手后撑到墙上,这样老郑的鸡巴插在海媚的骚穴中,嘴巴又能舔着岚姐的骚穴
此时的刘雪早已经看不下去了,虽然自己初中了,身体也发育了,刚才的场景多多少少给她生理上的刺激,但带来更多的是害怕和无所适从,她飞快跑下楼,想给爸爸打电话,拿起电话却又不敢拨出去,最后只能在自己房间发呆。
那天海媚晚上8点多才下楼,刘雪也没问妈妈去哪了,海媚也没解释。晚上吃完饭,刘雪回忆白天的事情,手不自觉的摸向了自己粉嫩的穴…..
后来,刘雪有时会故意借体育课提早回家,能听见妈妈房间里面的呻吟声,有时回家能看见卫生间装满精液的套套。
再后来,邻居的风言风语传到了老刘的耳朵里,海媚和老刘大吵了一架,离婚了,刘雪跟了海媚
此时的刘雪已经习惯了妈妈房间的呻吟声,有时都能当面碰见老洪和老郑,脸蛋一红,躲进自己被窝自慰了起来,,,脑中对男人,对鸡巴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了,,,,,